环球影视网

编剧教父罗伯特・麦基:在好莱坞美剧比电影重要

2012-3-21 21:56| 发布者: 环球影视网| 查看: 2035| 评论: 0|原作者: 环球影视网|来自: 中国影视投资

摘要:      好莱坞金牌编剧罗伯特·麦基的作品名单包括大名鼎鼎的《阿甘正传》、《指环王》、《国家宝藏》、《美丽心灵》等。   罗伯

  

  好莱坞金牌编剧罗伯特·麦基的作品名单包括大名鼎鼎的《阿甘正传》、《指环王》、《国家宝藏》、《美丽心灵》等。

  罗伯特·麦基。如果这个名字听起来太过陌生,那么先看看下面这一串名单:《阿甘正传》、《指环王》、《国家宝藏》、《美丽心灵》、《绝望主妇》、《欲望都市》、《实习医生格蕾》……这些影视剧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是罗伯特·麦基的学生担纲编剧的作品。除了编剧之外,罗伯特·麦基的学生也包括很多大明星:梅格·瑞恩、德鲁·巴里摩尔、朱莉娅·罗伯茨、大卫·鲍伊……

  1984年,罗伯特·麦基开始创办编剧培训班,在全球各地开设编剧讲座,培养了诸多顶级的编剧。他的著作《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则是所有编剧的“教材”。在他眼里,中国电影是什么样的?

  “好莱坞的福音传教士”

  罗伯特·麦基的学生共获32次奥斯卡奖、182次艾美奖、21次美国作家协会奖、17次导演工会奖及普利策戏剧奖、英国国家图书奖等。《名利场》杂志在2009年的一篇报道中说:“正如金融家到奥马哈朝圣般地去听巴菲特的演讲,《星球大战》里的绝地武士一定要去银河尽头拜见尤达大师,那些梦想在暑期档推出大片的编剧都要定期去听罗伯特·麦基的讲座。”这本杂志称他为“好莱坞的福音传教士”。

  麦基回忆,自己的6岁是这样的:“妈妈,能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吗?……那是合理的故事结构和行为变化吗?”麦基从6岁就开始读剧本、看电影,电影构成了他人生最重要的一部分。今年70岁的麦基说,从6岁开始,如果按照每周一部电影算,现在他应该看过3000多部电影了:“但是我觉得应该远远不止这些。如果你问哪一部是我最喜欢的,我说不出来。因为太多了,而且它们各不相同,都不能相互比较,但都是我最喜欢的。”

  8岁时,麦基排了自己的第一出戏剧,高中时在戏剧中出演主角,此后他做过舞台剧,制作过电影,当过电影电视编剧。1981年,他开设编剧班,随后一发不可收拾,麦基开始将编剧教学作为自己的主业。1983年,“故事”培训班开始商业化运作,面向社会招收学生。麦基的学生里声名斐然的越来越多,也让麦基“编剧教父”的地位愈发为人所知。2002年,尼古拉斯·凯奇、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了一部名为《改编剧本》的电影,以麦基为原型讲述编剧培训班的故事。

  麦基将自己对于编剧培训的兴趣概括为:“我喜欢将自己最好的想法和人分享。”有了编剧和编剧教学的经验之后,他意识到自己“永远不能成为像英格玛·伯格曼那样棒的编剧”。但是教编剧却让他不断获得新的兴趣和灵感。

  编剧对于麦基来讲,不只是电影工业里的一道工序而已。他总是将故事和人生联系在一起:“故事是关于人生的比喻。它让我们超越表面现象达到事物的本质。所以,将故事和现实一一对照是错误的。我们创作出的世界遵循它自己内部的因果关系法则。”他的编剧培训班也面对不是编剧的人开放,甚至是商人:“在今天,讲故事是世界上展现思想最有力的方法。”

  “我是中国电影的大粉丝”

  今年12月,受盛大新经典影视的邀请,罗伯特·麦基将到北京开一场为期4天的编剧讲座。在此之前,他饶有兴致地开了微博,说一些自己在看的中国电影,对中国电影人大加赞美:“一遍又一遍,在过去的三十年,我被中国优秀电影的美丽与力量深深感动,中国文化的内涵造就了这些杰作。” “我最喜欢中国电影的一点就是,他们给人物设置了道德上的困境,让人物在复杂、强大的困境中进退两难,做出选择。”他说。

  在访问中,麦基自称是“中国电影的大粉丝”:“我看了很多一流的中国电影作品,张艺谋、王家卫、陈凯歌三位大师中,我看了《2046》、《花样年华》、《霸王别姬》、《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英雄》等。”

  麦基评价最高的是《东邪西毒》:“王家卫的《东邪西毒》有催眠一样的感觉,非常感人。它将武侠和爱与记忆的故事结合起来,有记忆的美感和疼痛。这是让人难以呼吸的优秀作品。”

  令人稍感意外的是,除了第五代导演和王家卫,麦基还盛赞了周星驰:“我很喜欢周星驰的电影。看到《功夫足球》我一直忍不住笑。他是新一代的电影人—年轻、有趣、有创造性。”

  因为要来中国,比较新的中国电影麦基也有涉猎:“我看了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没有他们跟我讲的那么糟糕。”在中国反响并不好的《赵氏孤儿》得到了麦基的盛赞:“《赵氏孤儿》是一部非常棒的历史片。继父、教父和儿子之间的三角关系构筑得非常迷人,儿子的复仇也因此非常动人。”

  麦基不认为文化会成为他理解中国电影或者给中国编剧教课的障碍:“中国文化需要的东西,和世界其他文化需要的是一样的。但是你不能去google文化的诉求。这需要深入、真诚的故事来讲述,那些人类都有的谎言、幻想和自欺。”

  “烂片”不会被记住

  时代周报:中国电影市场有一种现象,一部大投入影片即使故事糟糕、评价很差,但是票房收入仍然很好。这会发生在好莱坞吗?

  罗伯特·麦基:无论如何,我真的不觉得无聊的故事可以被人们记住很长时间。尽管电影公司不愿意公布电影预算的精确细节,但是偶尔我们还是能知道一些。美国的电影工业体系中,投资定好了,制作人通常不可以追加预算。例外当然也有,最著名的就是《泰坦尼克号》,大投入,然后成功。但是有时候低成本电影也能成功—这些真的都依赖于故事情节。通常来说,一部成功的电影需要好的故事、知名的导演和演员、合理的预算。

  时代周报:在你的判断中,什么样的电影是“烂片”?

  罗伯特·麦基:乏味,情节无趣,一切都无趣。据我所知,大部分烂片容易被人遗忘。观众是薄情多变的,你永远不知道从一部电影到下一部,从一个观众到另一个,什么会触动人们的心,什么真的会感动他们,什么真的会让他们笑让他们哭。这不能预测。所以电影人能做的,就是将自己能驾驭的部分做好,在写剧本的时候把自己当成一个观众,这是避免做烂片的方法。

  时代周报:每一个文化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导致写作和故事因不同的文化而不同。有些人会质疑你的理论是否适用于中国的编剧,或者东西方编剧风格有差异。

  罗伯特·麦基:文化和文化是不同的,有些更保守,有些更敏感。基于这些不同,我教学时会用不同的意象和不同的方法。我周游各国讲学,会因文化的不同在风格上做轻微调整。但是关于故事形式和人物、关系本质的重要内容,不会变化。这些区别不是根基上的。故事是一种通行的艺术形式,深层的东西不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而且是永恒的。当然,它们有各自不同的表面现象,这些也是写作中必须考虑的。

  亚洲的编剧在讲述故事的时候会将时间处理得悠长,有某种冥想的感觉,让关键剧情、感情慢慢积淀。西方的编剧则在节点和节点之间进展得很快。亚洲的编剧更有耐心。但是,我也能给出很多同样有耐心的西方编剧的例子;同样的,东方快速讲故事的剧本。不同文化、或者不同历史时期的故事并没有深刻的本质的不同。说到底都是人性。

  好莱坞最重要的部分是电视

  时代周报:好莱坞对全球影业都有深远的影响,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罗伯特·麦基:不,这是一种令人厌倦的陈词滥调。因为当人们提到好莱坞电影的时候,其实它们说的只是这个巨大产业中的10%而已。这10%的部分经过特别运作、在暑期档上映的,巨星云集、投资巨大。好莱坞每年生产500多部电影,其中只有50多部可以产生这样巨大的影响,但是这只是10%而已,人们经常忽视这一点。

  是的,好莱坞有乔治·克鲁尼主演的《在云端》,有像《相助》这样讲述南方种族、等级歧视的出色作品,出品了《伴娘》这样好看的喜剧。好莱坞通常对政治戏剧感兴趣,对美国政治和全球政治都有重要影响—但是,好莱坞很少出个人、家庭的故事。

  人们说到好莱坞的时候,指的都是好莱坞电影,但是好莱坞最重要的部分是电视。好莱坞电视制作在全球都占有首要地位。不管你到世界的哪个地方,都有美剧、脱口秀;长剧、短剧、情景喜剧、警务剧、医务剧、犯罪剧、政法剧、家庭剧,像《消消气》、《我为喜剧狂》、《南方公园》这样的疯狂喜剧。《我为喜剧狂》影响也很大,这样的荒谬喜剧世界各地都能看到,而且充满变化。

  所谓的“好莱坞模式”、“好莱坞形式”、“好莱坞秘诀”更多地存在于记者的想象而不是现实当中,这些名词只是好莱坞的一个很小的方面,但是这小小的一方面却在世界享有令人惊讶的盛名。全世界都喜欢看动作片。前几年我在新加坡讲学,抬头看他们的一幢摩天大楼,上面有一幅30层楼高的史泰龙海报。但是这种电影只是好莱坞电影的一小部分,的确是得到了极大的关注,每年暑期档如约而至地“席卷全球”。这些“巨片”中较量的价值观都是生与死、正义和邪恶、独裁和自由,宏大的社会价值观和正邪之分总是非常清晰,大部分是正义与邪恶的简单寓言。在西部片和所有的犯罪类型片中,好莱坞都在做类似的事情。对于观众而言,正义对抗邪恶,英雄对抗恶魔,这样的较量永远有吸引力。

  为什么这些电影仅仅是好莱坞创作的一小部分,却在观众的认知中地位如此突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到了今天,21世纪,人们在价值观上仍然有很多困惑:什么是爱?什么是家庭?什么是有意义的人生?我们是否应该将自己全部投入到追求物质生活中去?我们是否应该尽量去争取名利?我们是否应该找到一条更富于精神意义的道路,保持自己的特立独行?什么事情是真正有教育意义的,什么又仅仅是为了谋生?

  时代周报:所有电影都会面对一个命题:“市场和艺术的平衡”,你在教学中会谈论这些吗?好莱坞怎样处理这个问题?

  罗伯特·麦基:我要说,艺术和市场对于一部电影来说都很关键。电影营销也很重要。创造一部新电影的时候,电影人是要承担很多风险的。一部典型的、主流的美国电影需要耗资百万美元,甚至当影片完成后,电影公司经常也会再花费数百万美元来做市场营销。因为电影公司是商人,他们为利润所驱动,这意味着他们害怕看见自己的电影面对着空荡荡的电影院。为了保证健康的回报,大部分主流电影背后有大规模的营销公司出谋划策。尽管如此,很多电影还是连收支平衡都做不到。不少电影公司都依赖于每年仅有的几部“大片”来填补他们在其他电影上的损失。营销部门就负责有效地进行推广,让人们到电影院里去看“大片”。

  如果没有市场营销,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什么电影什么时间在影院上映,电影公司还靠什么赚钱呢?

  时代周报:技术在进步(尤其是3D技术),有些明星可能很有影响力;这些都导致有些人会觉得故事对于电影来讲也许不那么重要。

  罗伯特·麦基:故事是人生的工具,是电影的核心。演员和技术当然很重要,但是没有好故事,技术和有才华的演员怎么能发挥出优势呢?

  时代周报:好莱坞编剧的生存状态如何?例如他们在电影工业中的地位,和导演的关系。

  罗伯特·麦基:在好莱坞,没有足够能满足电影、电视制作需要的高质量编剧。电视对编剧的需求远远比电影多。好莱坞每年生产400-500部电影,只要剧本很棒,就基本上不会受到导演和制片人的干扰—这很令人惊喜。这不是说,有了这样的环境,导演和编剧个性不和都不会干扰作品,但是我相信,好莱坞最好的制作和导演人才都充分意识到,他们的事业依赖于编剧完整的高质量工作。编剧交出他们的成熟作品时,都会维持作品的完整性,不完整、不完美的作品有时候会需要从头修改。

  “我对编剧的建议就是写”

  时代周报:有人认为写作是一种天分,不能被教会的,对你的编剧班很怀疑。

  罗伯特·麦基:对,有些人生而是天才。如果他能将他的天赋和目标很好地结合,天赋会是上帝的恩赐。有天赋的人之所以能被赏识,因为他们持续地为目标努力。一个人的目标和技巧之间应该保持一贯性。

  另一些人有天赋,但是他们没有在意,也没有将天赋用在积极的目标上。他们缺少决心、自信、勇气和持续的努力。尽管有天赋,这些人也不会成功,因为他们没有其他补充的素质。这里就有教学的必要性。

  时代周报:你给编剧什么建议?

  罗伯特·麦基:编剧不是谈论如何写作、思考如何写作、想象写作的人。编剧是写作的人。他们阅读自己的作品,然后尝试用自己的品位下判断,指导未来的写作。所以我能给任何人最好的建议就是写。

  时代周报:为什么你致力于教编剧,而不是自己写作剧本?

  罗伯特·麦基:每个人都可以写作,只是或好或坏而已。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教授写作。一个人必须要有一段有意义的人生经历,最重要的就是要说出真相。我不是在随便兜售梦想,我在教授我相信的东西。我不教任何理论。理论是一个你不能证实的东西。理论是投机的。我教原则,这些原则是人性里的。从人们在岩洞里围着火堆坐着的时候就存在的,被他们口口相传。这些原则超越所有文化,是通行的,永久的。

  时代周报:对于编剧而言,经验和想像力哪个更重要?

  罗伯特·麦基:我觉得都重要,但是人生经验是第一需要的。有了它,你的人生可以感觉到更重要和有意义的部分。教育和经验能让一个人成就突出、获得尊重。

  至于想象,这是一种去感知不存在的事物、形成心理意象的能力,让你可以在意念中形成一整个世界,编剧可以有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任何问题的能力,通过意念探索过去和未来。

  时代周报:现在,对于你而言,电影在人生中意味着什么?

  罗伯特·麦基: 我仍然相信,最好的人生像一场高尔夫球赛,应该包含尽可能多的回合。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我仍然在经历最多的回合。但是教学、出书、开讲座,这些跟电影有关的事情,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留给这场高尔夫的时间就很少了。—开玩笑,哈哈。(张润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环球影视网

Powered by Discuz!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