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影视网

电影投资热钱汹涌

2012-3-21 21:44| 发布者: 环球影视网| 查看: 1704| 评论: 0|原作者: 环球影视网|来自: 中国影视投资

摘要:      电影投资 钱汹涌   这是电影投资的美好时代,也是电影投资的尴尬时代。   张艺谋新片《金陵十三钗》未上映前,就已经在“

  

  电影投资 钱汹涌

  这是电影投资的美好时代,也是电影投资的尴尬时代。

  张艺谋新片《金陵十三钗》未上映前,就已经在“花钱”上吸足了眼球。先是总投资高达6亿成就了迄今中国最贵的电影;民生银行(600016)1.5亿元的贷款,也创下了金融业对单一影片的最大“赌注”。

  如今,《金陵十三钗》正同《龙门飞甲》等影片在票房收入上展开恶战,投资方和制片方冀望于票房的一路高歌收回投资,并赚得盆满钵满。纷纷扰扰的票房战背后,来自银行、VC/PE、游资等各路资本也在中国的电影市场暗自角力。

  电影投资的高风险是业内共识,但各路资本依然前赴后继涌入电影市场“淘金”。其中,不乏致力于电影投资的机构投资者,也有希望借此扬名的产业资本,更有在资本市场上借题炒作的短线客。

  近期在中央将文化产业确定为支柱产业的背景下,有预测称未来几年国内票房有望保持30%以上的高增长。但在现实中,赚钱的电影屈指可数,票房惨败的则不胜枚举。

  对于电影专业投资者而言,投资电影如何慧眼识金,并规避风险“暗礁”?在当下浮躁的电影投资环境中,投资方与电影方如何完美结合?当前电影投资还面临哪些投资困惑和政策障碍?这些都值得电影投资界人士深思。

  数百亿资金期待进入

  电影投资持续升温

  “130亿元!”

  尽管官方统计数据尚未正式公布,但据业内人士估计,截至2011年12月31日,去年内地电影票房突破130亿已是板上钉钉。其中,《金陵十三钗》和徐克执导的3D武侠片《龙门飞甲》的票房“双雄对峙”,日前均跻身4亿元票房阵营。

  《金陵十三钗》由于集名导演、大制作、高投入等特点于一身,加上民生银行的大手笔贷款力挺,无疑成为2011年年末关注度最高的影片。

  民生银行与《金陵十三钗》的合作要追溯到2010年深秋。

  起初,民生银行建议出品方做创新型的投行产品融资,如股债结合的信托或者基金产品,但制片人张伟平则坚持要“最简单的金融”——贷款。最终,新画面以《金陵十三钗》版权质押的方式获得贷款1.5亿元,利息只是在基准利率基础上略有上浮。

  与民生银行的做法不同,北京银行(601169)提供给博纳影业公司拍摄《龙门飞甲》的资金,则采用“打包贷款”的模式。

  2010年9月,北京银行朝外支行一次性“打包”贷款给博纳影业1亿元,用于《龙门飞甲》、《不再让你孤单》等四部电影和《十月围城》电视剧的拍摄。

  对此,该行朝外支行行长助理卢艳超解释称,由于《龙门飞甲》资金需求相对较大,给单一一部电影贷款风险比较大,“我们从他们的拍摄计划中挑选了几部,进行打包贷款,以分散投资风险。”

  事实上,这两部贺岁大片的贷款案例,只是电影方寻求外部融资的一个缩影。2004年,华谊兄弟(300027)筹拍《夜宴》时,为解决影片拍摄流动资金需求,从深圳发展银行获得5000万元担保贷款,此举开创了国内银行业涉足电影产业的先河。

  2008年,北京银行为《画皮》提供1000万元的流动资金贷款。此后的2009年,工商银行(601398)为华谊兄弟拍摄《唐山大地震》等4部电影提供1.2亿元贷款。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06年至2011年,商业银行向电影产业发放的信贷资金已经超过6亿元,其中以北京银行涉足最深。截至去年10月末,该行电影加电视剧等影视方面的贷款,已经累计审批通过金额近30亿元。

  投资电影产业带来的财富效应与光环效应,不仅吸引了银行持续介入,也吸引了VC/PE、产业资本,乃至各路游资的关注。

  继成功投资《高考1977》和《山楂树之恋》之后,由IDG资本参与投资的《雪花秘扇》于去年中秋上映,取得了不菲的票房和投资回报,而IDG中国区常务副总裁熊晓鸽,也因此被视为投资界中对电影投资代表性的人物。

  来自其他行业的产业资本也加入了电影投资的行列,如乐视网(300104)也投资了《机器侠》等项目;湖南广电、江苏广电等依托渠道平台优势,成功加盟《建党伟业》等影片。此外,盛大、非常完美、麒麟三大网游公司已进军影视投资。

  不久前,博纳影业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总裁于冬筹划拍一部山西题材的电影,熟料该想法刚一放出,当地就有不少煤老板主动找到他承诺:“你一分钱都不用出,来人拍就行。”

  随着山西煤矿改造大幕的拉开,当地煤老板数百亿热钱急切寻找出路,而“拍电影”,则成了继炒房、炒股后,另一时髦投资项目,以至于山西某市筹建一文化产业园区,仅仅两天时间就募资完毕。

  “目前盘旋在电影产业上空至少有几百亿资金,但目前的市场盘子才130亿元。” 于冬表示,如此巨量的资金都在寻找电影项目,这本身就说明对电影市场的看好。

  国内电影迅速增加的票房规模以及巨大潜力,无疑让试图进入电影市场的各路投资者,看到了一扇通向蕴藏着巨大宝藏的财富之门,尽管通向这条大门的路上遍布“暗礁”。

  20%赚钱 10%打平 70%亏损

  “光环”与“暗礁”

  网上有一则流传甚广的2010年“亏本电影排行榜”。

  2010年8月,由陶虹监制的影片《米香》上映一周即下线,票房不足10万元。该片与焦恩俊、苗圃主演的电影《惊情》分列亏损榜前两名。此外,张瑜执导的首部作品《庐山恋2010》和拥有范冰冰、王学圻等大牌的《日照重庆》均榜上有名。

  在残酷的票房面前,投资电影远不像走“红地毯”那样风光,稍有不慎就会遭遇血本无归的“暗礁”。

  “电影是一个最具有不确定性的行业,进入电影投资界是要交学费的,目前国内缺少专业化的投资团队。”达晨游创投执行总裁赵小兵深有感触。

  艺恩咨询也在此前公开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到电影投资的11种风险。其中包括政策风险、费用超支风险、撞车风险、盗版风险等。投资界普遍认为,在上映的电影中,只有20%左右是赚钱的,10%打平,剩下的70%都是亏损。

  以2010年上映的三百部电影为例,真正获利仅有《让子弹飞》、《山楂树之恋》、《非诚勿扰2》和《唐山大地震》等8部。而在去年,投资不足1500万元的黑马《失恋33天》,最终以3.6亿票房收官,也成为国内迄今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电影。然而对于大多数电影淘金者而言,电影行业依然是一个风险大于收益的行业。

  因此,若想投资电影不亏损,电影方和投资方都需算好成本账。仍以《金陵十三钗》为例,自2007年从严歌苓手中购得版权到如今上映,外界测算,这部影片的票房须达到至少10亿元才能收回投资成本。

  为减少成本压力,去年11月下旬,新画面公司宣布最低票价标准,要求各家院线最低票价不得低于35元,同时要求片方的分成比例从目前的43%提至45%。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正是由于这种盈利模式和投资回报的不确定性,导致电影制作公司取得银行贷款和其他资金都并非易事。且对于投资能否收回成本、电影拍摄是否会发生费用超支等,目前在国内也缺乏后续的保险制度。

  此外,电影市场还面临一个巨大风险就是国外大片的冲击。在2010年总计约100多亿元的国内电影票房收入中,国外大片票房逾40%,“一旦国外大片无限制‘杀入’,整个电影市场格局可能都会被改变。”。

  在电影投资高风险已成共识的情形下,缘何各路资本仍如飞蛾扑火一般,争相涌入电影产业?

  事实上,对于某些资本而言,其“醉翁之意”不在盈利多少,而在借助知名导演和明星团队,提高企业自身知名度和产品声誉。

  自去年11月下旬开始,包括北京、上海、宁波在内的国内51个城市的民生银行信用卡客户都收到这样一个短信——即日起,刷民生信用卡计积分消费达到某一标准,即可获赠《金陵十三钗》电影兑换券两张。

  据了解,在此次民生银行与该片的合作条款中,除为之提供贷款之外,还有后续宣传资源的共享、赠送电影票、参与“十三钗”观影活动等,纳入到民生银行每年年底的信用卡、私人银行等客户回馈的服务中。

  易凯资本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冉指出,投资电影和投资电影业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前者投资电影,不在乎从电影里赚多少钱,而是为了赶时髦或者追求荣耀;后者看好电影产业高速成长,追求商业回报,属于真正的理性投资人。但在实际电影投资中,抱有两者兼得目的的投资者仍属多数。

  “看好”不等于“好看”

  投资电影的“黄金法则”

  在投资电影遍布风险“暗礁”环境下,如何做好投前风险控制,仍是电影投资方须首要攻克的课题。

  “一个地产项目抵押给银行,即使变成烂尾楼,银行还可以再进行处置变现,而一部片子拍砸了票房惨淡,银行把这部片子版权能卖给谁呢?” 一位参与投资电影的银行业人士称,影视产业属于轻资产,版权价值难以评估和量化。

  在民生银行决定投资《金陵十三钗》之前,信贷员到新画面公司做了详尽的调研,比如制片方对该片的财务规划和演员班底,还看了以往电影的财务记录。但在定价上,主创人员和制片方的评价都是软指标,无法进行量化。

  “银行如果单单以版权作价来匡算贷款额度是不够的,还要看导演和演员、项目团队、剧本、影视公司实力、过往影片票房业绩和市场号召力等各种因素。”负责参与该投资项目的民生银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张立洲坦言,导演张艺谋等主创团队和制片方新画面公司以往电影的良好票房纪录,加上用款过程中有效监督,回款时设有专门账户优先银行还款,管住票房现金流。

  与民生银行不同,北京银行对博纳公司采取“版权质押+打包贷款”的方式,来分散投资电影的风险。所谓“打包”贷款,是指在授信额度内由电影公司按照实际情况调配每部片子所需资金。

  相比银行缜密的贷前审查,VC/PE投资电影则要感性许多,与投资其他行业类似,风险投资家们最看重的创业家本人。

  “风险投资宁愿投资电影公司,也不会投资单部电影。”谈到投资电影的诀窍,IDG中国区常务副总裁熊晓鸽对记者表示,成功投资电影公司的关键则是选好人,一个是对事业的激情,二是对行业的了解。

  传奇影视是美国一家成立不足8年、员工仅有28名的影视制作公司,其制作的《盗梦空间》,全球票房高达8.6亿美元,在中国的票房也高达5亿元。

  2010年,熊晓鸽在会见传奇影视公司创始人两个小时后,便决定投资入股,成为该公司的第三大股东、第二大机构股东。“如果说创业的雄心是用杠杆撬动地球,那对行业的了解就好比用杠杆撬动地球的支点。”熊补充道。

  事实上,通过考察近年来票房告捷的卖座电影,仍有一些共同的规律可以借鉴。对此,国内知名影评人毕成功总结出投资电影的一套“黄金法则”。

  “同一个甄子丹,《叶问》系列叫好叫座、《关云长》不叫好但叫座、《精武风云》不叫好也不叫座,这说明好的故事和好的操盘手,能更充分地挖掘明星的魅力。”

  在毕成功看来,一部电影能否卖座需具备三要素——真诚、有趣、能过审的故事;创造力与控制力良性平衡的导演、制片、监制班底;票房号召力与演技兼顾的主演阵容。这三点仅限电影项目开发前期,后期的宣传推广、选档期与发行同样有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的风险。

  在洞悉投资电影的高风险后,也有不少投资人将投资的视野跳出电影本身,转而投向电影的相关产业链上。

  相比电影项目而言,影院收入要稳定的多,风险也比较小。业内人士估计,一家影院从投资到回本,一般只需要三至七年时间。正因如此,投资影院也自然成了投资风格倾向保守,但又想在电影市场“分一杯羹”投资者的选择。

  祛除浮躁与短期行为

  投资理性方能促良性发展

  在经过前期细致考察后,博纳影业另一部贺岁大作《大魔术师》最终选择在春节前的1月12日上映,这一档期安排不仅避开《金陵十三钗》和《龙门飞甲》等大片的“前夹”,也避开情人节票房战的“后击”。

  谈到电影投资,执导《大魔术师》的香港著名导演尔冬升抱怨称,拍电影找投资不难,但找到专业的投资方却比较难。他认为,很多投资方对电影产业并不了解,这也是大部分导演不愿意与其合作的重要原因。

  随着电影市场的火爆,涉足电影的各类热钱也如蜂拥而至,“逐利”者虽然居多,但“逐名”的也不在少数。而对于真正希望拍出好作品的电影人而言,找到真正懂电影的,且尊重电影方独立性的专业投资方,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么完全屈服于投资方做烂片,要么冒着亏钱的风险做文艺片。”一位电影人对记者流露出电影人面临两难的苦衷,而如何处理好制作方与投资方之间的关系,仍是摆在当下国内电影产业必答题。

  “电影制作的盈利能力不是连续的函数,可能今天赚钱了,下一部可能就赔钱了。” 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建议,投资电影必须要抱有长线心态。

  可见,对于投资方而言,当下除摒弃投资短视行为外,还需要补上在电影专业上的“短板”。而对于电影方而言,也要祛除浮躁心态,只有做好电影“基本面”,才能得到投资人追捧和理想的票房成绩。

  相比目前蒸蒸日上的电影产业,曾经风光无限的流行音乐产业,近年来正遭遇了产业的“寒冬”,而其浮躁的投资环境,则也进一步加剧了该行业生存环境的恶化。

  “创作室直接模仿和变相的抄袭,乐手们都在走穴很少再录音,录音棚一家一家接连着倒闭,排行榜的金曲从此不再流行。”著名音乐人羽泉在《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一曲中自揭行业内幕称,“这年头赞助商是上帝”,理想已被现实所绑架。

  电影行业也是一个热钱来去都很快的行业,在浮躁的投资环境下,一旦投资的电影票房不佳,热钱也将迅速退潮。

  而事实上,正需要经过如此的大浪淘沙,好的电影制作人和专业的电影投资方,才会慢慢沉淀下来。

  对此,博纳影业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总裁于冬表示,未来电影产业必将进入一个良性规范的发展阶段,现在他们每年都在踏踏实实地做剧本。而即便将来上市融到钱后,也将拿出一部分钱来做电影院,一部分钱来请好的导演。“只要保证基本量,电影产业才不会有太大的波动。”

  在国内电影市场渐渐意识到要从躁动回归平静后,另一个制约国内电影投资的知识产权质押业务,有望在不远的未来迎刃而解。

  去年12月15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征求意见稿)》中第四十四条规定,国家鼓励金融机构对从事电影活动以及改善电影基础设施提供融资服务,依法开展与电影有关的知识产权质押业务,并在信贷等方面支持电影产业发展。此举有助于引导更多的专业资本进入电影产业。

  长期以来,影片制作公司的资产多属无形的文化作品,很难进行价值评估和抵押设定,抵押品的缺乏、电影投资版权无法量化,这一直是制约国内电影方与投资方合作道路上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

  “文化企业多以‘轻资产’运行的创新型企业,拥有的主要是版权、知识产权等轻资产,这对以抵押担保为融资先决条件的传统金融机构而言,是个不小的障碍。”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认为。

  对此,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专家赵家新建议,要解决影视公司的抵押担保问题,最直接的办法是成立专业的抵押担保公司,通过吸收专业人才进入,可对影视作品的质量或商业前景进行科学评价。此外,保险公司也可以针对电影产业某一环节开发新的保险品种,减少影视作品制作过程中的风险,为引入银行贷款打下基础。

  “我们可以预测,每年保持20%到30%的平均增速,不出十年,国内票房就有望达到美国现在100亿美元的市场。”提及国内电影市场的前景,于冬乐观地预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我们|环球影视网 ( 京ICP备12015134号-6 )

Powered by Discuz!

回顶部